头部banner

永远的高原

出自: 2008年第1期
字体: | |


  唢呐 一根竹做的管,一个个鼓鼓的腮帮,一张张把血举过头顶的沧桑面孔,一曲曲奔腾流淌的生活基凋。

  跳荡的音符从圆圆的笛孔流出,以一种作别秋天的姿态跳过屋檐下的斗笠和篱笆,然后,流过平平仄仄的梯田。稻子醉了。大片大片地倒下。

  高原上只剩下最后一根稻子了。它极其孱弱地举起毕生的火焰,向我大喊大叫。我伸出光滑细嫩的手却被树枝所代替,挥动着血红的火焰。大胡子爷爷又套上驴车,满满装上泥粪,拉到村外那片长满诗歌的田野里,把唢呐声和泥粪大锨大锨地撒开。

  从此,在那块土地上。总有银质的声音,从五千年文明的深处,缓缓地将多舛的历史,穿透瘠薄的土地,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诗·校园文学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