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暮色已苍茫

出自: 2014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我怎么都想不明白,平日里那么硬朗的外公怎么就突然躺到县医院的抢救室里了。

  接到电话时已是日暮,妈妈说:“外公病重了,你去县里看看他吧!”挂断电话,我陷入了久久的沉默。当坐上最后一趟客车时,西天边的几朵乌云正遮掩着晚霞,夕阳的余晖林林总总地洒落在大地上,我透过车窗看着苍凉的大地和那一道道斑驳的光影,思绪杂乱。这样的天气,没人猜得出明日是晴是雨。

  下车那一瞬间,我的眼睛被闪烁的霓虹刺得有些肿痛,我急匆匆地奔向医院,满脑都是外公昔日的音容笑貌,与外公有关的点点滴滴。

  外公当了一辈子农民,辛劳了一生,正如他所说的党员要起带头作用。他每次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散文诗·校园文学选刊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